夏小夏

喜欢画画的网瘾少女夏小夏,希望大家喜欢(๑>ڡ<)☆

#恋与制作人#白起七夕同人 愿你此生眷恋

云醉月微眠:

这是第三人称版   ……喜欢就点一下吧!


喜欢就关注一下作者吧!


     七夕的夜,总是格外的美。


     庙内的姻缘树上挂满了红飘带,皆是少女心事,美好愿景。


      “恰逢七夕佳节,小女子君悠,以天为媒,以地为誓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
     长长的红带飞起,暗含了多少欢喜,多少期许。


     然而……又能几分真,几分假呢?


     “殿下,您该回宫了。”


     身为皇室中人,怎可能,得一人心呢?


     终究只是奢望罢了……


     君悠轻轻叹了口气,几乎微不可闻。


     “回宫。”


      听说,那一夜,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,红带吹落了一地,只有一带仍傲立枝头。


     君悠听了,也只是淡淡一笑,竟不知是哪家姑娘,如此好命。


     她不知,那一惊心动魄的那一夜,一名白衣侠客,找了一地的红带。


      他小心翼翼的挂在枝头,看着飘扬的红带,微微勾起唇角 。


     那用金丝线勾起的两个娟秀的小子映入他的眼帘。


     “君悠。”


   
   


    “程小姐,我们来做个交易吧。”


    华丽的马车缓缓驶过,无人发现,在寂静的角落处,不知何时,多了名素衣女子。


     那女子容貌衣容皆是村妇模样,但若细心看,她的唇角却勾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。


    天逸国公主,倾城绝色;西昌国帝王,少年才俊。女有倾世之容,男有安世之能,堪称绝配。


     “你是公主,国家需要你时,你当担负起责任。”


     不用时,弃之敝履,需要时,却让她义不容辞。


     战争一触即发,何必让她做无谓的牺牲者?


     树叶哗啦啦的响,掩去了她最后一丝衣角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 风急,雨猛,破庙内的烛台祭品散了一地。


      君悠扒拉了一下火堆,让火烧的更旺一些。


      夜,极静。


       “砰!”破庙的门被撞开,风刮的她挂睁不开眼睛。


      一阵呼啸,灰尘被风吹起,磨得人脸生疼。


       刚生好的火,又灭了。


       破庙内一片黑暗。


       待风浪过去,她才小心翼翼的摸着黑,关上了门。
 
       黑暗中,又重新闪起了一簇火苗。


       所幸她选的位子极好。
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你吃吗?刚烤好的兔子。”她咬着一只兔腿,含糊不清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吃。”声音低沉清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你吃干粮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公子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那声音似低了几个调,她回眸看他,只能看到他一双俊美的凤眸,虽身上狼狈,但凌厉气势却是不减。


         她不禁开口问:“公子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在蒙纱的遮挡下,她没有看到,他的脸僵了僵,宽大衣袖里修长的手紧紧攥了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……”我总感觉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话未落,便被他冷厉的声音打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,在下已有妻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气氛,瞬间冷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君悠几次想开口问他伤势,但话到了嘴边,又被她咽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万一他又以为她别有用心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蒙纱的白衣侠客忽然抬头看了看窗外,拿起剑,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,准备抬步向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她终于没忍住,开口道,“外面雨还没停,你的伤很重,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与你无关。”他的声音极淡,极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”他蓦然回头,双眸直直的看着她,“女子孤身在外,总要多加小心,你……好自为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她想解释不是这样的,如果不是他给她的感觉很熟悉,她不会这么上心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然而,那白衣侠客却早已转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开口解释的话就那么卡在了喉咙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她瞪大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破庙外,白衣侠客缓缓倒下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雨渐渐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君悠咬了咬唇,找出一块干净的帕子,沾上些止血的草药,轻轻撩起他的上衣,小心翼翼的将帕子敷在他触目惊心的伤口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即又将自己备用的衣服撕成条,一圈一圈的将伤口绷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心翼翼的做完这一切,她便呆呆的,怔怔的看着眼前昏迷的少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睛生的如此俊美,想必容貌,更胜三分吧?


          待她反应过来时,手指已触上了他的蒙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她在做什么?!
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人,是有妻室的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她不敢再看他,深怕自己会胡思乱想。于是她风一般离开了破庙。


 


      


 
          白起醒来时,阳光正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火早已灭了,那人……也早已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这,一位白衣公子……哎~公子,您是否受了伤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?”他眯了眯眼,暗含警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个姑娘,让我来这里为一名白衣公子疗伤,想必就是您了吧,来来来,我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身体渐渐放松,“有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身上的充当绷带的衣带被解下,仿佛她的温度被抽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……一张带血的手帕,出现在他眼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,将手帕叠了几叠,视若珍宝的放入怀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不该奢望的,可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终究是意难平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听闻,天逸国公主美貌绝色,雍容大度,皇甚爱之。


         听闻,公主不满一月便操劳病倒,上怜之,许静养。


         联姻是两国要事,怎可能因为新娘被换婚,便取消呢?


        但,不会放过她,是一定的了。


       君悠的眸光在城中的官兵前流转,微微抿了抿唇。


       找她的,是天逸人,还是西昌人?


       要杀她永绝后患,还是绑她回去,做那个两国纽带,雍容华贵的西昌后?


       君悠匆匆拢了拢头纱,便往城内走去。


      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
       伪装后不算大的眼睛里顿时充满惊恐,“小女子……小女子……苏荷,家乡被水冲了,我是来投奔亲戚的……”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拿下你的头纱来。”


       那官兵拿出一张画卷来,对着她看了看,“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“官爷,最近是出了什么事吗?我初来此地……”


      许是见她可怜,那官兵道,“皇宫天牢里逃出个女奴,这会儿,查的严呢。”


      女奴?


      是了,他总不能说,那个静养的皇后,早就跑了吧?


      她微微一笑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 寒风下,一人,于树下,一人,在树上。


     “真没想到,陛下竟会如此看中我,居然舍得放你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 她抬头往树上看去,笑容清浅,却没有丝毫温度。


      皇宫暗卫之首,墨廷。


      皇宫暗卫, 是历代天逸皇的秘密武器。


      有之,可夺江山。


      居然把他派出来了,天逸皇,还真是为了逼她就范,下了血本啊。


      他难道不怕,她被逼急了,来个鱼死网破吗?


      “殿下,西昌皇忧心与您,请随属下回宫。”


      下一秒,异变突起!


      她反手抽出纱巾,向他脸上抽去,随即便转身飞快的逃走。


       即便她知,以墨廷的能力,这点小伎俩根本抵不了他几瞬。
 
      那纱巾上有散功粉,君悠只能奢望他一时大意,中得此招。


       毕竟,她不想束手就擒……


       奇迹终于没有发生。


       墨廷只是在那一瞬转了转身形,她的攻击便毫无用处。


       下一瞬,便向你抓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殿下,冒犯。”


        她回眸,却只能看见他越来越近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 君悠的心头一片绝望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铮!”是弓弦破晓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一支长箭自他们中间劈过,直直的刺向墨廷。


        一切发生的太快,等她回过神时,墨廷已躲闪不及,脸上被划上了一道血痕。


         君悠一怔。


         居然有人可以伤到墨廷?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发什么呆,快走。”一道熟悉的清越声音传来,她感觉腰间一重,接着身体便是一轻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“安静。”那人的声音似有点不耐烦。


       墨廷的身影,渐渐的在他们背后,消失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报你请医之恩。”


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 白衣侠客的身影忽然顿住。


      君悠抬头向他看去,他的脸色平淡,嘴角却紧紧的抿在一起,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她看到了一家着火的客栈。


     “救火!快救火!”


     在她的角度看来,他此时的眸色,极黑,极深。


     忽然,他似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身子轻轻一跃,整个人便飞入了燃烧的客栈里。


    “哎!你……”君悠张了张嘴,却发现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
     他们不过见过两次面,这是第二次。


     许久,未见他出来。
 
     君悠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大。


     怎么还不出来,什么东西那么重要,需要他以身涉险的去取回?更何况,他还怕火……


      等等,他怕火?


      她为什么会知道?


      未等她想清楚,她便见那白衣侠客满身狼狈的飞了出来,手里紧紧拿着他的剑。


       是了,之前为救她,他换了弓箭,剑被他留在客栈了。


       此剑,如此重要?


       她看见他温柔的拿起剑上那烧的看不出原状的东西,在火光的照耀下,似有晶莹的液体滑落。


       君悠怔住了。
  
       似有什么涌现在她的脑海中。


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第一次编的,不太好看,你可不能嫌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白起哥哥,然然等你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是谁?将编好的剑穗,系在你剑首?


        是谁,曾伴你度过深宫里的漫漫长夜?
 
        是谁,许下那永不变的诺言?


        白起……


      


  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白起再见她时,她已奄奄一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白起哥哥 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他的声音,有了罕见的讶异。


        君悠撑起笑容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都可以忘,但忘情,怎么可能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身上的血在缓缓向外流,这一次,是至她于死地。


        西昌已经有皇后了,怎能容忍天逸公主的存在呢?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从小没有父母,没有朋友,没有……只有你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你说过的,那年七夕,你明明说过……咳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“我从没觉得你和我在一起会有什么不幸,反而失去你,才是我最大的痛苦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这三年,既然你已有了妻室,好好待她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连你也没有了……”曾经的我,失去记忆,一无所有,却从未想过死,不过是因为,心中始终知道,我还有你。


       三年前,你我被迫相离,你说,不愿我为你所累,三年后,你说,你早已有了妻室。


       错过了,君悠就什么也没有了……


      她轻轻闭上了眼。


     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
      君悠,已不在为君顾了……


     “我有妻室。”


     “她叫君悠。”


     “我曾在七夕许诺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
     “可最后,我食言了。”


     “我曾以为,你我分开,是对你最大的保护。”


     “后来我知道,我错了。”


     “然然,不能与你生同裘,只得与你死同穴。”

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夏日阳光,有些耀眼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她缓缓睁开了眼。


       病房,雪白的天花板,还有,病床前,一脸疲惫,却笑的灿烂的少年。


       “前世,未能与你共白首,今生,愿你我此生,眷恋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然然,欢迎回来。”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文完。


喜欢就点一下吧!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

#恋与制作人#参赛 白起七夕 愿你此生眷恋

云醉月微眠:

喜欢就关注一下作者吧!


     七夕的夜,总是格外的美。


     庙内的姻缘树上挂满了红飘带,皆是少女心事,美好愿景。


      “恰逢七夕佳节,小女子君悠,以天为媒,以地为誓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
     长长的红带飞起,暗含了多少欢喜,多少期许。


     然而……又能几分真,几分假呢?


     “殿下,您该回宫了。”


     身为皇室中人,怎可能,得一人心呢?


     终究只是奢望罢了……


     你轻轻叹了口气,几乎微不可闻。


     “回宫。”


      听说,那一夜,狂风暴雨,电闪雷鸣,红带吹落了一地,只有一带仍傲立枝头。


     你听了,也只是淡淡一笑,竟不知是哪家姑娘,如此好命。


     你不知,那一惊心动魄的那一夜,一名白衣侠客,找了一地的红带。


      他小心翼翼的挂在枝头,看着飘扬的红带,微微勾起唇角 。


     那用金丝线勾起的两个娟秀的小子映入他的眼帘。


     “君悠。”


   
   


    “程小姐,我们来做个交易吧。”


    华丽的马车缓缓驶过,无人发现,在寂静的角落处,不知何时,多了名素衣女子。


     那女子容貌衣容皆是村妇模样,但若细心看,她的唇角却勾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弧度。


    天逸国公主,倾城绝色;西昌国帝王,少年才俊。女有倾世之容,男有安世之能,堪称绝配。


     “你是公主,国家需要你时,你当担负起责任。”


     不用时,弃之敝履,需要时,却让你义不容辞。


     战争一触即发,何必让你做无谓的牺牲者?


     树叶哗啦啦的响,掩去了你最后一丝衣角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 风急,雨猛,破庙内的烛台祭品散了一地。


      你扒拉了一下火堆,让火烧的更旺一些。


      夜,极静。


       “砰!”破庙的门被撞开,风刮的你睁不开眼睛。


      一阵呼啸,灰尘被风吹起,磨得人脸生疼。


       刚生好的火,又灭了。


       破庙内一片黑暗。


       待风浪过去,你才小心翼翼的摸着黑,关上了门。
 
       黑暗中,又重新闪起了一簇火苗。


       所幸你选的位子极好。
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“你吃吗?刚烤好的兔子。”你咬着一只兔腿,含糊不清道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吃。”声音低沉清越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那……你吃干粮吗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 “公子?”


        “不关你的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 那声音似低了几个调,你回眸看他,只能看到他一双俊美的凤眸,虽身上狼狈,但凌厉气势却是不减。


         你不禁开口问:“公子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在蒙纱的遮挡下,你没有看到,他的脸僵了僵,宽大衣袖里修长的手紧紧攥了攥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……”我总感觉你给我的感觉很熟悉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话未落,便被他冷厉的声音打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姑娘,在下已有妻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气氛,瞬间冷凝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你几次想开口问他伤势,但话到了嘴边,又被她咽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万一他又以为你别有用心呢?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蒙纱的白衣侠客忽然抬头看了看窗外,拿起剑,一言不发的站了起来,准备抬步向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你终于没忍住,开口道,“外面雨还没停,你的伤很重,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与你无关。”他的声音极淡,极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有,”他蓦然回头,双眸直直的看着你,“女子孤身在外,总要多加小心,你……好自为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”你想解释不是这样的,如果不是他给你的感觉很熟悉,你不会这么上心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 然而,那白衣侠客却早已转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想开口解释的话就那么卡在了喉咙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下一瞬,你瞪大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公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破庙外,白衣侠客缓缓倒下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        雨渐渐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咬了咬唇,找出一块干净的帕子,沾上些止血的草药,轻轻撩起他的上衣,小心翼翼的将帕子敷在他触目惊心的伤口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随即又将自己备用的衣服撕成条,一圈一圈的将伤口绷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小心翼翼的做完这一切,你便呆呆的,怔怔的看着眼前昏迷的少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的眼睛生的如此俊美,想必容貌,更胜三分吧?


          待你反应过来时,手指已触上了他的蒙纱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你在做什么?!


          这人,是有妻室的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敢再看他,深怕自己会胡思乱想。于是风一般离开了破庙。


 


      


 
          白起醒来时,阳光正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火早已灭了,那人……也早已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应该是这,一位白衣公子……哎~公子,您是否受了伤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?”他眯了眯眼,暗含警惕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个姑娘,让我来这里为一名白衣公子疗伤,想必就是您了吧,来来来,我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身体渐渐放松,“有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 身上的充当绷带的衣带被解下,仿佛她的温度被抽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 直到……一张带血的手帕,出现在他眼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,将手帕叠了几叠,视若珍宝的放入怀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 明明不该奢望的,可是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终究是意难平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 听闻,天逸国公主美貌绝色,雍容大度,皇甚爱之。


         听闻,公主不满一月便操劳病倒,上怜之,许静养。


         联姻是两国要事,怎可能因为新娘被换婚,便取消呢?


        但,不会放过你,是一定的了。


       你的眸光在城中的官兵前流转,微微抿了抿唇。


       找你的,是天逸人,还是西昌人?


      是杀你永绝后患,还是绑你回去,做那个两国纽带,雍容华贵的西昌后?


       你匆匆拢了拢头纱,便往城内走去。


      “站住,干什么的?”


       伪装后不算大的眼睛里顿时充满惊恐,“小女子……小女子……苏荷,家乡被水冲了,我是来投奔亲戚的……”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拿下你的头纱来。”


       那官兵拿出一张画卷来,对着你看了看,“行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 “官爷,最近是出了什么事吗?我初来此地……”


      许是见你可怜,那官兵道,“皇宫天牢里逃出个女奴,这会儿,查的严呢。”


      女奴?


      是了,他总不能说,那个静养的皇后,早就跑了吧?


      你微微一笑。


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 寒风下,一人,于树下,一人,在树上。


     “真没想到,陛下竟会如此看中我,居然舍得放你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 你抬头往树上看去,笑容清浅,却没有丝毫温度。


      皇宫暗卫之首,墨廷。


      皇宫暗卫, 是历代天逸皇的秘密武器。


      有之,可夺江山。


      居然把他派出来了,天逸皇,还真是为了逼你就范,下了血本啊。


      他难道不怕,你被逼急了,来个鱼死网破吗?


      “殿下,西昌皇忧心与您,请随属下回宫。”


      “墨首领亲自相请,本宫……何敢不从?”你从容一笑,一举一动皆是大气风范。


      “殿下,请。”


      你不紧不慢的走近他,似乎不知等待你的是什么。


      下一秒,异变突起!


      你反手抽出纱巾,向他脸上抽去,随即便转身飞快的逃走。


       即便你知,以墨廷的能力,这点小伎俩根本抵不了他几瞬。
 
      那纱巾上有散功粉,你只能奢望他一时大意,中得此招。


       毕竟,你不想束手就擒……


       奇迹终于没有发生。


       墨廷只是在那一瞬转了转身形,你的攻击便毫无用处。


       下一瞬,便向你抓来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殿下,冒犯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你回眸,却只能看见他越来越近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 你的心头一片绝望。


        “铮!”是弓弦破晓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 一支长箭自他们中间劈过,直直的刺向墨廷。


        一切发生的太快,等你回过神时,墨廷已躲闪不及,脸上被划上了一道血痕。


         你一怔。


         居然有人可以伤到墨廷?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发什么呆,快走。”一道熟悉的清越声音传来,你感觉腰间一重,接着身体便是一轻。
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“安静。”那人的声音似有点不耐烦。


       墨廷的身影,渐渐的在他们背后,消失了。


       “报你请医之恩。”


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   白衣侠客的身影忽然顿住。


      你抬头向他看去,他的脸色平淡,嘴角却紧紧的抿在一起,顺着他的视线看去,你看到了一家着火的客栈。


     “救火!快救火!”


     在你的角度看来,他此时的眸色,极黑,极深。


     忽然,他似下了什么决心似的,身子轻轻一跃,整个人便飞入了燃烧的客栈里。


    “哎!你……”你张了张嘴,却发现你还不知道他的名字。


     你们不过见过两次面,这是第二次。


     许久,未见他出来。
 
     你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大。


     怎么还不出来,什么东西那么重要,需要他以身涉险的去取回?更何况,他还怕火……


      等等,他怕火?


      你为什么会知道?


      未等你想清楚,你便见那白衣侠客满身狼狈的飞了出来,手里紧紧拿着他的剑。


       是了,之前为救你,他换了弓箭,剑被他留在客栈了。


       此剑,如此重要?


       你看见他温柔的拿起剑上那烧的看不出原状的东西,在火光的照耀下,似有晶莹的液体滑落。


       你怔住了。
  
       似有什么涌现在你的脑海中。


       “这是我第一次编的,不太好看,你可不能嫌弃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 “白起哥哥,然然等你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 是谁?将编好的剑穗,系在你剑首?


        是谁,曾伴你度过深宫里的漫漫长夜?
 
        是谁,许下那永不变的诺言?


        白起……


      


  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“白起哥哥 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你……”他的声音,有了罕见的讶异。


        你撑起笑容,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都可以忘,但忘情,怎么可能呢?”


        身上的血在缓缓向外流,这一次,是至你于死地。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从小没有父母,没有朋友,没有……只有你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你说过的,那年七夕,你明明说过……咳咳……”


       “我从没觉得你和我在一起会有什么不幸,反而失去你,才是我最大的痛苦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这三年,既然你已有了妻室,好好待她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,连你也没有了……”曾经的我,失去记忆,一无所有,却从未想过死,不过是因为,心中始终知道,我还有你。


       三年前,你我被迫相离,你说,不愿我为你所累,三年后,你说,你早已有了妻室。


       错过了,君悠就什么也没有了……


      你轻轻闭上了眼。


     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,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


      君悠,已不在为君顾了……


     “我有妻室。”


     “她叫君悠。”


     “我曾在七夕许诺,愿得一心人,白首不相离。”


     “可最后,我食言了。”


     “然然,不能与你生同裘,只得与你死同穴。”


      




       夏日阳光,有些耀眼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 你缓缓睁开了眼。


       病房,雪白的天花板,还有,病床前,一脸疲惫,却笑的灿烂的少年。


       “前世,未能与你共白首,今生,愿你我此生,眷恋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然然,欢迎回来。”
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全文完。


喜欢就点一下吧!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    


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







突然看到朋友说说里的图片。。。。

安迷修为什么是钢铁直男

凛冬不是大猪蹄子的季节:



雷师和安迷修被困在一个房间里,房间里有一个纸条,上面写着,你们两个只有疯狂啪啪才能出去……

安迷修一脸疑惑:啪啪是什么?

雷师邪魅一笑,声音暧昧:你这木头做的小直男,这都不知道?就让我来教……

安迷修很愤怒地打断他:我不是木头!突然,他眼睛一亮自信一笑,我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!


只见他沉吟一会儿,以一种诡异的频率和异常恐怖的速度疯狂拍手,发出异常清脆响亮的“啪啪”的声音,雷师在那一刻觉得自己有了耳鸣。于此同时,房间的墙壁开始随着这样的节奏一起震动,在雷鸣般的啪啪里,慢慢地居然出现了蛛丝状的裂痕……最后“轰”地一声,墙壁轰然倒塌,阳光从外面透了进来……

这个手速,这个声响,这个共振,真是恐怖如斯!

啪啪声也停下了,雷师看向安迷修,咽了咽口水,觉得这个故事已经没法吐槽了。


安迷修感受到他的目光,得意地冲他一笑。


你看,我真的不是木头做的,他举起自己那刚鼓掌的双手,骄傲地说,木头哪里有那么大的强度,我们直男都是铁做的!